巴塞罗那的晴空

问她:什么风把你吹进这个老行业里?她有点无奈:家父病故,一群老客户推荐我来掌柜,何况家母唠叨卖家具赚的比教钢琴多多呢。有次,请教是否收藏一片1958年玛利亚卡拉斯演唱的《茶花女》绝版光盘。她立刻割爱赠送,一份巴塞罗那揪心人情小写照。

来年马德里家具展场中,认识了卡洛斯。他温文儒雅学者模样,没有威尼斯商人那种精明市侩。卡洛斯是巴塞罗那一家木制家具厂外销经理,早年他读室内装潢,后来转家具设计,可惜年纪大了点,电脑绘图速度赶不上年轻同业,就改行销售桌椅了。他诚邀我参访他的工厂,计划三年内彼此合作一起开启中国市场大门。

第一次飞进巴塞罗那,回应安娜和卡洛斯两人盛情邀请。几天逗留,洗礼于轻柔温润地中海洋气候,陶醉在西人贴心餐饮好客温情,流连而忘返。也见到米兰展会旧识设计师小林,这个东方小伙子对巴塞罗那一往情深,说这一辈子不会再归返日本老家工作生活了。飞返狮城前夕,巴塞罗那云淡风轻海蓝天色中,似乎闻见丝丝“何日君再来”曲声飘渺……

在海外游城访镇,观景览胜之余,若能牵挂着几个有名有姓有深浅交情纠缠的脸孔或人物,日后重返再游的情愫就浓厚了。巴塞罗那就是如此。

唉,天有不测风云,几年来沉重金融危机阴霾笼罩下,西班牙经济景气阳光不再。家具业受到重创,关厂裁员风行;安娜重返钢琴教学,卡洛斯提早下岗,小林电邮稀疏。得知西国失业人口已达六百余万,彷徨中不忍心去邮再问:相逢几时?

今年清明时节,再访巴塞罗那——春如旧、人空瘦,市貌不见病容但旧识人事已全非,怀念旧雨还是寻觅新知?导游书说,巴城有三个革命开创型人物可以结识,我怡然心会。上回商旅太匆匆,此番文化香客朝圣就不容疏忽。啊,巴塞罗那,锁不住旧情,今另结新欢:

发现新大陆载誉回归巴塞罗那港的哥伦布(1451-1506),其英姿铜像立在港区高耸的纪念铁柱顶端,手指头依旧指向遥不可及的古印度,但其不食人间烟火已达五个世纪。

成长、学艺、首次绘画参展于巴塞罗那的毕加索(1881-1973)。典藏他画作、陶塑和手稿等文物的博物馆,留给了巴城无价的艺术资产和人文宝藏。地方权贵有眼光,早就布好局和巴黎竞争这个旷世奇才画家。

当然,偏爱动植物体态曲线),他的童话式梦幻民居建筑和教堂,成了巴塞罗那经典永恒的天际线。

城或镇,无论大小新旧,它的灵魂就是其人文艺术生态的展现。巴塞罗那,耀眼亮丽的晴空下,灵魂魅力如昔!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没有评论

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logged in!

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