搏命之后的利物浦阿诺德依然walk alone

如果你翻看阿森纳和利物浦近几年的对战结果,就会发现那基本是一部充满血泪的厂史。

就连阿森纳球迷自己,都认可自家球队碰上红军就应该充当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食材,就像《西游记》第28回里唐僧说的:“我命在天,该那个妖精蒸了吃。”

然而本赛季一切风云突变,阿森纳少壮而努力,利物浦自挂东南枝,然后开场镜头给到亚历山大-肥羊-阿诺德特写,他满脸都写着坚定——“我知道有人一直在等着我,等着看我的笑话。”

开局一波沉沉浮沉沉沉沉沉沉之后,利物浦已经拿到了克洛普参军以来的最差开局,所以老渣本场干脆摆了个搏命开局。

其一,传统的三叉戟一口气上了4个,前场迪亚斯、若塔、努涅斯、萨拉赫一字排开。

总之,一套标准的4-2-4外加不带防守型后腰阵型,踢FIFA都没几个人敢用。这样玩儿的缺点显而易见——中场不敢传丢任何一个球,因为防线完全没屏障。这就导致亨德森和蒂亚戈主要的传球线路就两条,平稳回传防线和直线塞阿森纳身后,保证即便丢失球权也远离危险区。

15分钟,加布里埃尔禁区内手球,裁判表示“利物浦已经被英足总战略性放弃”。

比如,中场比对手少一个人,阿森纳的大脑厄德高在反击中的调度几乎予取予求;四前锋的位置导致萨拉赫和迪亚斯都冲锋在前,阿诺德和齐米卡斯身后依然没保护;三线脱节的阵型指望中后卫提到腰上才能保持紧凑,一旦被打反击,星际间的距离就会完全超越人类的想象力。

总之,利物浦本场的打法基本就是在走钢丝,稍有不慎,阿森纳的青年近卫军马上就能派出五百刀斧手一涌而出把人剁了。

所以,当上半场补时阶段阿森纳反击迅速推成4打3并不稀奇,唯一让人震惊的是——中路当做大中锋前插到点球点还销魂一漏的是……中后卫加布里埃尔。

在戈麦斯上场之后,上半场每次路过阿诺德必揩油的马丁内利沉寂了一些,利物浦右路相对稳固之后,也减少了扎卡的前插热情。一时间,阿森纳开季赖以生存的左路攻势偃旗息鼓,开始靠着最近一直当战略性幌子的萨卡一个人冲锋。这时候,本怀特不善前插的问题就显露出来,若塔和菲尔米诺开始一起向本怀特身后倾斜。

然而,阿森纳的小将们表示这个世道已经不是你们说了算,于是在最后二十分钟释放了自己所有的进攻火力。马丁内利、厄德高、萨卡人均胯下白龙马,烽火丛中杀入利物浦禁区,扎卡和托马斯提着银枪猛插两肋,外围还有边后卫接应……

在无数舍身堵抢眼之后,阿森纳的攻势就像打不完的地鼠,不是两岸猿声啼不住,就是一枝红杏出墙来,然后蒂亚戈终于在禁区里犯了错,“就这样吧,手机没油了。”

其实,很简单。这些年利物浦一直用四后卫打着一套2-5-3的阵型,阿诺德和罗伯逊其实都是边翼卫,用双中卫的兵力打出了三中卫的效果。没错,克洛普的数学是放高利贷的教的,但这套玩法极为精密而且吃能力,必须靠着锋线的无限压制+中场的高速擦+中后卫性能碾压才能实现。但现在,随着亨德森、范戴克、萨拉赫上了岁数,轮换的球员又伤病缠身,所以三线能力已经弥补不了实际人数的缺失,最后在阿诺德这一点上集中爆发出来。

这种滞涩感就像手机内存数据溢出,即便你对着微信和相册一个劲的清空,也找不回手机出厂时的流畅和生猛。

其实,所有点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错得离谱,只是伤病和下滑来的太过突然,才让重建的阵痛变成了剧痛。

阿森纳的昨天就是利物浦的今天,阿森纳的今天也正是利物浦来时所走过的路。兴衰往复就是如此,很快的,什么都会被摁下加速键。然后在你的日记本上一字一句地写下一行“很多年以后”。

所以,我们没必要炖什么心灵鳖汤。每一支新老交替的球队都会经历被光阴摧残的感觉,随着老将落幕新人崛起,球迷就会慢慢相信……

没有评论

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logged in!

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